又见长江春涨时,一川烟雨下扬州。
前尘旧梦俱已矣,何处犹记泊兰舟。

评论
热度(1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我在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