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不是朱砂痣,也不是蚊子血,她只是你做了的,一个绵长的梦。梦醒后,很久后,欢愉的,痛苦的,一切的,你都已妥帖安放,这也是它们唯一存在的意义。

评论
热度(6)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我在 | Powered by LOFTER